A-A+

这是一个悲剧,同时夹杂着点不可思议的故事。

2013年12月10日 生活记录 暂无评论 阅读 6891221 次

一名参加二战的日本士兵,在日本举白旗之后,继续战斗了29年。

小野田宽郎(Hiroo Onoda)是一名日本公民,起初,他在一家中国贸易公司工作。在他20岁那年,他放弃了工作,应召回国入伍。入伍后他接受了情报收集工作的特训以及游击战训练。随后,他被送往了敌军后方,与少量留在敌后的士兵一起打击扰乱敌军,同时收集相关情报。

1944年12月26日,小野田被送到了菲律宾的卢邦岛。他从上司谷口义美(Yoshimi Taniguchi)那接到的任务很简单:无论任何情况都不得自杀。这个期限可能是三年,可能是五年,但是我们一定会回来找你。在那之前,只有你手下还有一名士兵,你就要继续指挥他。你可能需要靠吃椰子活下去,如果真遇到这样的情况,那么就靠着椰子活下去。无论如何,都不得自杀。

小野田与岛上的日军取得了联系,但是敌军部队很快就陆续登岛了。小野田下令让士兵们去摧毁海港和机场以外的其他设施。但是士兵们不愿听从他的指挥,拒绝执行任务。结果在次年的2月28日,联军占领了该岛。在岛屿被攻克之后,剩余的日本士兵就分散成三四人的小组,躲进了丛林。

没多久,这些小组就基本被灭了。小野田与赤津勇、岛田庄一、小冢金七组成的小组幸存了下来。他们以游击战的方式努力骚扰着敌军驻地,并靠此来补充弹药以及食物。缺少食物的时候,他们就靠丛林里的香蕉、椰子过活,或者去当地农庄弄些食物。

1945年10月,在杀了当地农场的一头牛供食之后,他们捡到了一张纸片,上面写着:“战争在8月15日就结束了,下山回家吧。”几名士兵一起讨论了一下这纸片内容的真实性,然后一致认为这是敌军的计谋,是个骗局。他们认为日本不可能这么快就被搞定。不过这也不奇怪,对于原子弹一无所知的人,自然无法想象广岛和长崎被瞬间搞定这种事。再说了,前几天他们中刚有一名士兵被打死了,如果战争结束了,怎么可能还会发生这种事呢。

那一年的年末,当地岛民受够了他们的枪弹骚扰以及掠夺食物的行为,弄了一架波音 B-17,往丛林里撒传单,告诉他们战争早结束了。传单上打印着山下奉文的投降书。这些士兵仔细阅读了传单,考量它的真实性。最后,他们认为传单上关于运送他们回国的方式那部分很可疑,其实最大的问题就是他们无法接受日本败北这个事实。他们的想法就是:如果日本赢了,领导就会派人来接他们回国;如果日本输了,呵呵,开什么玩笑日本不会输,所以只要日本没赢战争就一定没结束嘛。所以,他们再次认为这传单是联军的诡计,一定是他们的游击太成功了,敌人吃不消了,才想使这种诡计。

撒完传单没起作用之后,当地岛民又开始撒日本的报纸、士兵们家人的照片和信件。日本代表进了丛林,用扩音器请求这些士兵投降。这群士兵每一次都能从中找出疑点,他们坚持认为这些都是敌军精心策划的骗局。

转眼数年过去了,这四名士兵仍然在努力完成任务,找出一切机会打击敌人,同时努力收集情报。当某一个时期开始,他们发现周围大部分的人都穿着普通服装,而不是军装之后,他们依然认为这一切都是假象,这一定也是敌人的计谋。因为每次他们射击这些“百姓”没多久就会出现搜捕队来对付他们。长期的丛林生活加紧绷的神经令他们有些扭曲了,他们开始觉得每个人都是敌人,包括那些时不时就来劝他们回家的日本士兵。他们觉得那些日本士兵一定是俘虏,他们是被迫来劝说他们离开安全的丛林。

最后,在丛林里过了5年以后,赤津勇决定瞒着队友投降了。1949年,他离开了同伴,为了向“真正的联军”投降,他在丛林里观望了六个月。赤津勇走后,剩下的那些人行事更加谨慎了,他们退往丛林的更深处,他们认为赤津勇一定是被敌人抓捕了。

时间飞逝,转眼又过了五年, 三个小伙伴里的岛田庄一在一次沙滩上的冲突中死了。于是,就只剩下小野田和小冢金七两人。

就这么过了17年,他们俩依然努力收集情报,在判断情况比较安全时,就给“敌军”一击。他们依旧相信,日军早晚会派去部队来跟他们会合,然后他们可以训练这些士兵进行游击战,并且靠着他们收集到的情报,重新收复这座岛屿。反正他们接到的命令就是他们目前所做的这些,剩下的就是坐等上级来迎接他们回国,毕竟上级承诺过无论如何都会来接他们。

1972年10月,在战斗了27年之后,小冢金七在与一名菲律宾巡逻人员的打斗中被杀。日本人以为他们早就死光了,毕竟在丛林里活这么久是不太可能的。小冢金七的尸体运送回国后,他们开始思考早就被宣告死去的小野田会不会也活着。

于是,日本派出了搜查队去找小野田。不幸的是,经过27年的丛林生活之后,小野田的隐身术已经登峰造极。这支搜查队没能找到小野田。小野田依然继续在丛林中执行任务。

1974年,大学生铃木纪夫(Nario Suzuki)决定要去环游世界,他的环游清单任务包括找到“Onoda、一只熊猫和找到喜马拉雅雪人”。他来到了这座岛屿,历尽艰辛进入丛林去寻找小野田。神奇的是,29年来,前后几千人都失败了,但是 铃木纪夫却成功找到了小野田和他的住处。

他尝试说服小野田跟他回家,但是被小野田拒绝了,他依然坚持相信无论如何,他的指挥官都会来接他。他绝不会投降,也决不相信战争已经结束,在长官回来接他之前,他不能擅自回家。这么多年来,他对游击战术的掌握已经无人能及了,近30年来,他杀了30个菲律宾人,伤了100多人,还毁了无数的庄稼。

于是,铃木纪夫带着他找到小野田的消息回国了。那时,谷口义美已经退役在一家书店工作,他回到了那个岛上,告诉小野田日本战败了,让他放下武器、向菲律宾人投降。

可以想象,在丛林里生活了29年,努力为日本而战斗,结果到头来突然发现自己只是浪费了29年时间,还杀害、伤害了那么多无辜的市民,这样的事实给小野田带来了巨大的打击。

我们输了战争!他们怎么会如此不堪一击?

突然我回想起了一切。脑袋里乱成了一团。我觉得自己就像个傻瓜一样这么谨慎小心地度日,更糟的是,这些年来我到底都做了什么?

当我慢慢平静下来之后,我开始意识到:我为日本打了30年的游击战突然就这么结束了。一切都结束了。

我解了枪栓,卸下子弹···

将从不离身的背包取下,把枪放在上面。我是不是再也没机会碰这杆精心呵护多年的步枪了?还有藏在石缝里的小冢金七的枪?如果一切都在30年前就结束了,那么岛田庄一和小冢金七到底是为什么而死的?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,如果当时我跟他们一起死了更好?

1975年3月10日,52岁的小野田穿着依然保存完好的全套军装走出了丛林,向菲律宾总统 Ferdinand Marcos 献上他的武士刀投降。考虑到小野田一直误以为战争还在继续,Marcos 原谅了他所犯的罪行。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