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-A+

这个社会不尊师六十多年了

2015年09月12日 闲言碎语 暂无评论 阅读 6891131 次

我们这个社会,总说尊师重教。

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既然人家尊敬你,你就得值得尊敬,如果没有什么值得尊敬的呢,那就创造条件让你有。

老师,本来只是教书先生,远远达不到被尊敬的要求,怎么办?加点其他的:你得育人、安贫、而且毫无抱怨之心,把毕生的精力献给光荣伟大的教育事业。

跟教书比起来,育人似乎更重要。那些榜样老师,或者因为救学生牺牲,或者忍者绝症继续工作,甚至在讲台上累得吐血而亡,反正很少善终的。没听说单单教书好的,就成了优秀教师的。

要想育人,自己的“道德”就得高尚,所谓“正人先正己”。如果一个老师,做出一点违背社会道德的事情,肯定要承受比别人更多,更严厉的指责:这样的人怎么配做老师!

官员的败德行为,社会容忍度极大,好像应该似的,虽然也在骂,心里却羡慕得要死。

所谓德才兼备,说到底,就是德比才重要。

所以,在这样的社会里当老师,背负的压力是很大的,死板和木讷,是一代代教师们的形象标本。

奇怪的是,这么被尊重,现如今,愿意做老师的越来越少。

教师是人类最古老的职业之一。孔子,被认为是中国的第一个老师。那个时候,全国总共也就几个老师。物以稀为贵,受到尊敬是必然的。所谓“一日为师,终生为父”,仅仅存在于那个时候。孔子要不是对政治那么感兴趣,日子一定赛过神仙。三千弟子,每人一捆腊肉,那生活水平,多美啊。

有了科举以后,老师多了起来,但是读书的人更多,相对来说,老师还是稀缺。因为只有读书,才能出仕,才能光宗耀祖,“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”。有资格读书的,主要是有钱人家、官宦人家的子女。所以,作为私人性质的教书先生的待遇确乎不错。

就是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,也就是鲁迅那拨人当老师的时候,也仍然属于社会高层人士,起码比官员滋润得多。

为什么?就是收入太高,生活太好。鲁迅在北京大学只聘为讲师,每月的薪水200块大洋,可以买1吨多猪肉。而他的胞弟周作人,被聘为教授,挣得就更多。这是大学的情况。

中小学老师,比不得大学,但也比其他职业强许多。比如,小学老师一个月40块大洋,可以过“相当体面”的生活。看过《城南旧事》的人,对此该有一点印象,那里面的教书先生,就雇了一个职业保姆。而现在待遇很高的警察,那个时候月薪才8块大洋,差多了。

收入高,生活好,自然对面子格外重视,那时的老师是相当讲究的。“仓廪实而知礼节”若要人有道德,就必须让他生活无忧。所以,彼时的知识分子,知书达理,风度潇洒,也真的是道德楷模。

再后来,教育大大普及,人人可以进学堂,老师也多了起来,如过江之卿。什么东西一多,也就不值钱了。老师的待遇慢慢就下降。而各级官员的待遇迅速提高,一下就超过了老师。

不过,虽然比不得过去,跟一般的老百姓比起来,还算好的。知识分子的那点矜持,清高,还是可以保持的,人格还算受到尊敬。这是60年代之前的情况。

再后来,就是各种运动,每次,老师都是被批判的对象之一,受到人格上的侮辱。到了文化大革命,情况就更恶劣了,学生居然可以打骂老师。而生活水平也跟工人农民(没有侮辱的意思),没有多大区别了。

文革之后,落实知识分子政策,老师不被打骂了,待遇呢,也开始提高,可是这种提高,都是要等到其他行业都涨了之后,教育部门再慢慢跟上。自那时以后,就一直高喊提高老师待遇,就如今天不断呼吁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一样。

20多年前,有人倡议设立教师节,把老师给供起来。老师在这一天受到殊遇。每年都召开教师节大会,由大小领导,把老师的伟大,颂扬一番。当然,除了颂扬,嘱咐老师教师育人也是忘不了的。光口头安慰不好意思,也整点实惠。比如,商场经常在教师节前后,把平时卖不出去的商品打折卖给老师们。

问题在于,如果老师不沦为弱势群体,就根本不需要这个节日,不必只在这一天才接受人们的尊敬。为什么只有儿童节,妇女节,残疾人日,而没有领导节呢,因为领导是每天都受到尊敬的,而不只是某一天。

教师节,好像有堵住老师之口的意思,让你不好意思在抱怨什么,人家都那么尊敬你了,你还为几个钱计较。干脆你就老老实实为五斗米折腰吧,说的动听点,就叫奉献。

不要说老师待遇不断提高,那是因为待遇本来太低,提高的空间太大,而每次提高的幅度却又太小;也不要说很多老师都发达了,要知道那只是个案,不是整体;更不要说老师有寒暑假,就是有,或者呆在家里,而不是公款旅游,没有钱怎么去呢。

更重要的是,老师什么事情都得求人,而别人基本没有什么可以求老师的,就是有,也很容易就求成了,人家求你,是看得起你。你看现在大学的导师们,一旦有官员或者企业家来报考,他们是多么热烈的欢迎啊。英语不行,我去想办法,不会写论文,也不打紧,只要您肯屈尊前来,就是给我面子,我就全代劳了。当然你也得给我帮点小忙,弄些钱花。师生关系变成了相互利用,学生对老师的尊敬程度,还不如老师对学生。有时候,岂知是尊敬,简直有些奴颜婢膝了,因为人家是领导,而你不过教书匠、老百姓。

其实,在大学里,行政人员本不是核心,只是小配角,可是,“且看当今红娘事,却把鸳鸯哄出来”,权利都在他们手里,拿捏其老师来,不要太狠。本来他们应该为自己能进入大学,为老师服务,感到光荣,可是反过来了,颐指气使的,是这些行政人员,老师们,却是唯唯诺诺的,因为给你个小鞋穿,小儿科啦。

所以,老师们的奋斗目标不再是学问,而是当官,一朝当了系主任,院长,校长,一切就都不同了,因为官员是最互相尊敬和买账的,不见湖南的一个小小公安局政委,居然可以把几个省的多个部门搞定,因为天下的官员是一家。不见,新闻里常说,A市的领导访问另B市,受到热烈欢迎,其实,不过是公款旅游的另一种说法罢了。当了官,整点经费,就易如反掌了,那么多官员要读学位,总得来点交易吧。

真的尊敬老师,给他们更高的收入,不要让他们还要靠第二职业才能过活,真的尊敬他们,就照教师法说的,待遇不低于或者高于(病句)公务员好了。

不知是哪个名人,发明了这样一句话:教师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。在今天,这话怎么听,都有点忽悠的意思。如果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,为什么待遇这么差?这很容易让人想起,挨饿的年代,有人号召我们畅想美好未来,画饼充饥,而自己却偷偷大吃大嚼的情景。

弄个教师节出来,喊喊口号,有个甚用?

本来,老师这个职业,重复性太强,跟“庙里的老和尚讲故事”那样老套。你如果仔细观察,老师不过是一群技不出色,貌不惊人,道德也不强于其他人,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。甚至,很多人做老师还因为生性怯懦,性格不合群,只能待在学校这种相对单纯的地方。

应该做社会的道德楷模的,应该是一个社会中拥有最大权利,占有最多社会资源,一举一动都会牵动社会神经的那些人,最重要的是各级官员。

比起对老师的苛责,我们对官员显然太过放纵了。比如克林顿跟莱温斯基那点事,如果在咱们这,也就是内部通报,或者民间流传笑话,可是,美国议会却不依不饶,不怕丢国家的脸。

作为弱势人群,不能让老师承担这么大的责任,也承担不了。相反,弱势人群应该享有社会更多的宽容。所以,让老师这种普通的人,来做社会道德的标杆,真是太难为他们,甚至是有点欺负他们了。

如果去掉了道德标杆,老师的压力就减轻了大半,他们就会快乐一些,就可以把精力用于教书。

时代变了,老师不能再有受到特别尊敬的奢望,而社会也应该放弃对老师的道德要求。这时,一个好老师的标准是什么呢?

把书教好!

有了好的待遇,又去除了道德的标杆,作为老师的,才能体会到孟子说的 ,得天下之英才而教育之,一乐也的乐趣!

来源:王福重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