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-A+

江苏一农合社突然停止营业 3200万存款无法兑付

2013年06月24日 生活记录 暂无评论 阅读 6891428 次

因突然停止营业,案发之际,当地政府迅速成立工作组介入应急处置,经初步统计,约有300多名“储户”,共3200万元资金无法兑付。

 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消息,“案子已经到了我们检察院审查起诉阶段,当事人已经被批捕。”6月20日,江苏省南京市高淳区检察院相关工作人员称,“合作社已经停止运行,进入司法程序。”

  他所说的合作社名为高淳区砖墙镇农民资金合作社(下简称“合作社”),这个在当地被村民误认为是银行的机构,成立初当地官方积极推动,曾吸收了大量储蓄存款。因突然停止营业,案发之际,当地政府迅速成立工作组介入应急处置,经初步统计,约有300多名“储户”,共3200万元资金无法兑付。

  而且,此事目前牵出两案。从知情人士处获悉,除了公安机关在深入侦查之外,检察机关目前也对合作社归口的地方监管机构相关人员,以涉嫌监管存在问题而启动调查。

  “涉案的不止(合作社)理事长史庆和,但不便透露。”前述检察院人士称。

  “基本都是‘储蓄’资金。”多名资金涉案人士如此介绍,而且,他们不清楚,这些所谓的“存款”后续怎么处置,目前当地政府尚无一个机构给出明确方案。

  目前,高淳区委区政府成立了案件组,维稳组,综合协调组三个工作小组介入处理。

  除此之外,砖墙镇党委等机构也有介入。

  砖墙镇合作社成立于2010年8月15日。公开资料显示,合作社共有20名股东,注册资金60万元,发起人之一是当地“蟹业大王”史忠国。

  6月20日,史忠国称,合作社组建需要足够股东,当地政府当时推荐他入股且担任理事长。实际上,史忠国称自己担任了一个多月就退出来了。

  “就合作社模式我当时在农业部培训时,和相关领导交流过,也看到江苏盐城一些失败案例,发现这类机构监管部门不清晰,运行上有漏洞。”史忠国在电话里对记者坦承自己退出的原因。当时模式是高淳政府相关监管部门负责人做监事长,农工委做监管部门,接替史忠国担任理事长的,就是目前已被拘捕的史庆和。

  另有当地知情人士介绍,史庆和是砖墙镇史家村人, 40多岁,主要从事船务生意,另有房地产投资。此前因为资金链出现问题,试图卷款潜逃。而资金链出问题的主要因素说法较多,有的说是投资亏损,有的说他本人涉赌。

  “史庆和在高淳外做生意。这次出事,后来听说主要是赌博,在澳门输掉了8000多万。”史忠国称。

  当地居民王女士回忆说,这家“银行”开业前可热闹了,“银行”雇专人到全镇14个行政村,3个居委会,以及人流、车流和居民汇集地发放广告,宣传这家“银行”年利息达到7%,是普通银行的一倍多。

  “1万块钱存一年,利息有700多块钱。”砖墙镇经营一家农资店的女店主介绍。多名储户透露,因为利息是普通银行的一倍多,而且随存随取,并且政府也很重视,就熟人带熟人过去了。实际操作中,这些储户的存款往往都达到了10%的年利率。

  而砖墙镇区域面积70多平方公里,约3.4万人口,是区政府所在地,合作社开业消息在村头巷尾散播开。

  一些储户在合作社工作人员下乡“业务推广”之际被“吸存”。储户沈先生说,刚开始,他们对工作人员的“推销”半信半疑,后来大伙陆续去问当地人民银行以及别的商业银行工作人员,反馈的意见是,“这个合作社也不是谁想开就能开的,不仅要农工委批准,平常还会对其监管,应该靠谱。”

 “农民资金合作社没正式纳入金融监管机构之列。”当地银监系统一名工作人员透露。另一方面,虽然地方农经委等地方政府机构有对其实施监管,但却也没有特别清晰的细则规定监管职责。

  高淳根据南京市政府《关于开展农民资金专业合作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》,文件编号为“宁政办发[2009]72号”精神出台细则。

  文件编号为“高委农(2010)33号”的一份“关于印发《农民资金专业合作社规范发展要点》的通知”上显示,农民资金专业合作社是指以一定区域范围内农民为主体,以吸收社员股金、互助金等为资金来源,主要用于投放社员生产生活所需资金的“民办、民管、民收益、民担风险”的互助性资金专业服务组织。文件下发时间为2010年12月份。

  此时,作为当地第二家合作社的砖墙农民资金合作社已经成立了4个多月。

  从前述文件规定的细则看出,规模适度和风险可控。农民至少占成员总数的80%;单个成员股金所占比重不超过10%,互助金不超过10万元;本社总规模不超过2000万元(股金+互助金总额);单个成员融资一般在3万元以下,最高不超过10万元。

  同时,合作社并没有吸存功能,储户所谓的“存款”利息合规讲法应该是“社员互助金占用费率”,且“原则上不高于当地金融单位同期同档贷款利率。”

  事发后,合作社的违规操作,才开始浮出水面。比如在2010年8月成立后,以“存款”名义公开在这些储户中违规吸存。而事发后,被卷走的储户资金初步统计的3200万元也已远远高出了政策规定的“本社总规模”2000万元。

  “因为在对合作社的监管中涉嫌存在问题,当地政府农经部门的相关负责人正在接受检察机关的调查。”高淳区政法系统一名工作人员透露。

来源:财经网

给我留言